【威省市议会常月会议】市议员炮轰服务差 “工程局水利局应改名约翰森在休会演词时指,公共工程局应改名为“不要勤劳工作”,水利灌溉局应改名为“不要关心河流”,并批评他们的服务非常槽糕。

嘲讽应改名“不要勤劳工作”以及“不要关心河流”,威省市议员在市议会会议上炮轰公共工程局及水利灌溉局!

市议员约翰森于今日召开的威省市议会会议上,除了指责公共工程局及水利灌溉局所使用的系统是英殖民时代系统,甚至嘲讽应该将公共工程局(JKR)改名“不要勤劳工作”(Jangan Kerja Rajin),以及水利灌溉局(JPS)改名“不要关心河流”(Jangan Peduli Sungai)!


在由威省市议会主席拿督罗扎里于周三在威中柏达镇市议会大厦主持的第541次月常会议上,约翰森在书面回答环节中,要求列出有多少政府机构直接或间接提供服务予市议会,包括公共工程局、水利灌溉局、环境局、国能公司等。

市议会秘书罗斯娜妮答复,市议会获得12个政府机构直接或间接给予配合并提供服务予民众。

当时,约翰森要求罗扎里对公共工程局及水利灌溉局的服务给予评价,是“满意”或“不满意”?罗扎里表示,这项观点是非常大众化,因此不给予评论。

较后,约翰森在休会演词时说,公共工程局应改名为“不要勤劳工作”(Jangan Kerja Rajin),以及水利灌溉局应改名为“不要关心河流”(Jangan Peduli Sungai),并批评他们的服务非常槽糕。

他说,每当询问公共工程局工程进展时,所获得标准答案是“申请已提呈中央并等待批准”,再追问何时批准时,答案是“不知道”,甚至更有趣的答案是“不在我们计划中”。


仍沿用殖民时代系统

至于询问水利灌溉局水灾解决方案时,答案是“我们将通过治水计划给予改善”,在追问何时开始工程时,答案是“等待中央批准因涉及成本太高”,再询问是否可解决水灾问题时,答案是“这是天灾问题无法给予答复”等。

“我提出这项问题的主要目的,并非侮辱或指责涉及政府机构,而是希望有关政府机构给予关注并加以改善。不过,我发现政府机构无法获得改善,主要是所沿用的系统,是英殖民时代系统,已经非常过时并已遭时代淘汰。”

他说,如今已是希望联盟执政中央政府,应该跳出传统思维框架构思出新思维,协助政府机构改善旧有系统。希望与有关政府机构有密切关系的单位,譬如地方政府、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等,成立理事会并全面检讨有关政府机构的行政和管理政策及系统。

另外,大卫马赛尔说,除了公共工程局及水利灌溉局,其中包括环境局的表现是完全“不满意”。

他说,每当市议会召开会议时,涉及的政府机构几乎缺席会议,且不给予地方政府配合,造成许多民生课题无法获得解决。然而,每当地方上出现民生课题时,地方政府或市议员就会被民众指责。

威省零骨痛热症疫区

威省市议会于2018年12月自动成立“骨痛热症危机管理小组”,经过7个月积极努力后,顺利将威省从全国数一数二的骨痛热症疫区,改善至达到零疫区的目标。

罗扎里说,威省于2018年12月达到高峰数据,即35个疫区出现238项骨痛热症病例,于是,市议会成立骨痛热症危机管理小组,由150名员工成立的小组积极消灭黑斑蚊繁殖地。

【威省市议会常月会议】市议员炮轰服务差 “工程局水利局应改名罗扎里指“骨痛热症危机管理小组”经过7个月努力后,让威省达到零疫区目标。

他说,这个小组经过7个月积极努力后,于7月31日终于达到零疫区目标,且仅有2项骨痛热症病例。

“虽然市议会经过努力后已达到零疫区目标,惟这项目标并非永远保持,民众仍然要保持警惕。”

他说,槟州于2019年有8项骨痛热症死亡病例,其中威省占4项死亡病例。

【威省市议会常月会议】市议员炮轰服务差 “工程局水利局应改名威省市议会清洁工人在圣安纳节庆典结束后,立即在现场清理民众所留下的大量垃圾。

垃圾分类计划奏效圣安纳节垃圾逐年减

每年圣安纳节庆典结束后,犹如“灾难后现场”并布满垃圾的居林路,随着垃圾量逐年减少至仅剩8吨垃圾量后,市议会员工仅耗时数小时清理垃圾,并赶在隔天凌晨完成清理工作后开放道路。

罗扎里说,今年圣安纳节庆典落在本月26日至28日,预计吸引12万国内外民众朝圣。

他说,根据市议会的记录,每年圣安纳节庆典制造的垃圾量非常高,以往居林路犹如灾难后现场并布满垃圾。市议会于2016年开始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每年垃圾量逐年减少,即2017年12吨、2018年10吨,而今年顺利减少至8吨,以及回收2吨可再循环垃圾。

他说,市议会顺利做到逐渐减少垃圾量,主要是获得举办方即圣安纳圣堂配合,提早召开数次会议洽谈解决清洁问题。较后,市议会也发出临时准证给260个小贩摊位,并收取各摊位50令吉清洁费。

因此,他劝请主办方如宗教组织或夜市场在举办活动前,主动与市议会配合及商讨,如何减少垃圾量,甚至不制造垃圾。